遭遇 F2 级龙卷风

加拿大温莎 8 月 24 日晚上,天空漆黑,还下着雨,但和其他的雨夜没有什么不同。而且,一旦进入考特斯温莎工厂,伴随着机器有节奏的声响、机器人精心编排的“舞蹈”和车间整体的“嗡嗡声”,你很快就会忘记外面的环境。

Top L-R: The day after the destruction and two weeks later; Bottom L-R; Kautex Windsor employees back at work 6 days after the tornado; Steve Phillips, Director, Operators, shows CEO Joerg Rautenstrauch the extent of the damage.

Bill Arquette 就是一名这样的员工。作为 KOC 的第二班工艺主管,Bill 离开了生产车间,与运输主管讨论了客户货架可能短缺的问题。就在这时,他才注意到外面正在下大雨,还电闪雷鸣。

他知道在暴风雨期间工厂电力可能会中断,于是回到生产区域与他的团队进行核查。果不其然,先是巨大的雷声,紧接着是一道闪电,然后工厂就陷入了一片黑暗。这种情况持续了有一会儿。

虽然时间很短,但足以对挤压成型机和被困在冷却装置中间的机器人造成严重破坏。

这个团队知道该怎么做。伴随着一阵欢呼,“好吧,嘿,我想现在可以休息了,”许多员工走到自助餐厅,等待工艺技术员、电工和维修团队来让机器重恢复运转。很快,车间只剩下了大约 10人,其他人则到自助餐厅的安全窗口观看暴风雨。

Bill 先走到第 2 条生产线,然后停下来帮助一名工艺技术员恢复机器运转。

“我听到好像是一群狼的声音……就问那是什么声音,”Bill 回忆着那次经历。“我一度以为是一架波音 747 撞上了大楼,然后我听到一声巨响,并感觉到一阵强风。我抬头看到头顶上方的屋顶被掀开。”几秒钟内,风消失了,还卷走了大部分屋顶,以及生产区域的西墙和北墙。“直到那时,我才意识到我们正处在一场龙卷风的中心。”

瞬间的决定

“当然,”Bill 继续说,“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躲到安全的地方,但没走几步我就停住了,我对自己说:‘我不能走;我是值班主管,我需要确保每个人都安然无恙。’”

这比他想象的要困难得多。RTO(当晚上班的员工名单)本来在他的办公桌上……但现在已卷入风暴留下的残骸中不知去向。水正不断地涌入车间——无情的暴风雨直接倾泻到没有屋顶的厂房内,还有一部分来自启动的自动喷水装置。

Bill 开始在工厂的生产线间跑来跑去,以确保每个人都撤离了受损的生产区域。他还给紧急服务中心和几个同事打了电话。然后,他把所有人召集到外面的公认紧急情况“集结点”,并开始按工作区域询问员工:他们的所有同事是否都在这里。“2 线,”他在昏暗的夜色中喊道。谁刚才在 2 线,请举手。好的,现在看看周围,确认你所有的同事是否都在这里?‘3 线……’”

当晚工厂大约有 50 人,无人死亡,4 人受了轻伤被送往医院。

但是该如何进行灾后重建呢?

当晚晚些时候,KOC 运营总监 Steve Phillips 穿过警察设置的层层路障回到工厂,询问是否所有员工都安然无恙。确保所有人都安然无恙后,他才冒着危险去检查厂房内部的情况。

他说:“我不能进去,因为有触电的危险。”“但是,从门口用大手电筒往里一照,满目疮痍。它看起来就像被一座炸毁的建筑……千疮百孔。”

地面被水覆盖,月光洒在安静的机器上,屋顶、墙壁和横梁均被损毁,投下阴森森的影子。

“一方面,我感到如释重负,因为我知道没有人死亡,”Steve 说。“另一方面,凝视着挥之不去的黑暗,我完全不知道我们重建工厂的工作会有多艰巨。”